8岁独子意外身残,绝情父亲甩锅离婚,32年对儿子不闻不问

原标题:8岁独子意外身残,绝情父亲甩锅离婚,32年对儿子不闻不问

5年多前,在湖南长沙市南门口一带的宵夜摊上,总是能看到一位一瘸一拐地在夜市里卖槟榔的长沙伢子。他操着一口纯正的长沙话,吆喝着卖槟榔,他的名字叫周震,熟悉他的人都亲切地喊他“槟榔哥”。可是最近五年来,“槟榔哥”周震却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,再也看不到他穿梭夜市的身影。“槟榔哥”周震究竟去了哪里了?

周震腿脚不方便,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当他还只有21岁的时候,他就靠卖槟榔维持自己的生计。所以,每天晚上六点半,你总能看到一个骑着自行车,提着蓝色包的年轻人。附近的居民几乎全部都认识他,大家都亲切地喊他“槟榔哥”。

在大伙的眼中,“槟榔哥”周震是一个本性纯良、自立自强的小伙子,大家也都爱在周震这里买槟榔。也正因为如此,“槟榔哥”周震成为长沙夜宵摊上的名人。可就是这样一个长沙本土的“名声哥”,却一消失就是五年。带着市民的疑问,记者在湖南省人民医院门口见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周震,当时他的母亲正推着他。从周震的母亲口中,记者了解到,“槟榔哥”周震身患尿毒症,并已到了中晚期。

展开全文

原来,在周震于5年前发现得了肾炎后,就暂停了卖槟榔的工作。而一年半以前,他的肾炎出现了恶化,转化成了尿毒症。现在,周震每周都要来医院做两次透析,而且,他的情况非常严重,很可能一次感冒都能夺走他的生命。而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,周震心里非常清楚。

身患重病的周震相较于五年前消瘦了很多,这五年来,他过得异常辛苦。可周震的心里,却一直很乐观积极。周震说:“不想依靠家人,还是想靠自己。”身残志不残的“槟榔哥”周震,一直靠自已的努力养活着自己,而他现在病倒,失去了劳动能力,他感到很惭愧。周震的母亲说,尿毒症最好的治愈方法就是做肾脏移植,可是高昂的治疗费用对于他们来说,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所以,目前只能用血透来维持着周震脆弱的生命。

周震与母亲一起居住在长沙火星镇六片。虽然他们在这里只住了几年时间,但小区的很多居民都认识周震。在邻居们的眼中,周震虽然身残,但却有一颗阳光的心。“你随便扶他一下,他也不麻烦别人。你随便帮他一下,他都会从内心出发,说声‘谢谢’。”“真是个好伢仔。 ”“他屋里的周震真是可怜,这个伢仔真的没有享受到过父爱。”

原来,今年43岁的周震于8岁那年的一次意外摔伤了脑部,并导致终身残疾。而就在他10岁的时候,父母离婚,他一直跟着母亲生活。转眼32年已经过去,而这32年来,周震的父亲从来没有来看望过儿子,有时在街上碰上,父亲对他也是当作没看见或立即避开。

周震的母亲回忆,周震小时候调皮好动,8岁爬围墙摔了下来,头着地,导致颅内出血,在医院做了开颅手术。手术后的周震在医院昏迷了四十多天,后来经过一两年的康复才有所好转,但却落下了终身残疾,并且大脑反应也没有正常人的快。

自从那次意外后,周震的父亲就离开了他与母亲,是母亲32年来带着周震相依为命。周震虽然身体有残疾,但很早就独立自强了。初中毕业后,周震开始在长沙的夜宵摊上卖起了槟榔,一卖就是23年。

在卖槟榔的这23年,周震的口碑相当好。有时有人同情他,给他钱,他从来不会接受。周震说他不愿意接受这些馈赠是不想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,让人觉得他是在乞讨。而他认为自己能赚到钱,并能养活自己,就不需要别人的馈赠。周震不但不愿意接受他人的帮助,相反,他却乐意帮助别人。2008年汶川地震,“槟榔哥”周震捐出了5000元。在捐款前,周震跟母亲提过,但母亲的意思是他自己本身就是个残疾人,还需要人家的帮助。所以后来周震捐款,母亲并不知情。当媒体报道了他的事迹后,母亲才知道。在当时,5000元相当于周震大半年卖槟榔的收益,但捐款后,他连姓名都没有留下。

生活上,周震乐观自强,得到了很多人的赞扬和帮助,却唯独没有得到自己父亲的认可。在周震心里,父亲永远是自己心头的一道伤痛。有一次,周震在卖槟榔时碰到了与朋友一起吃宵夜的父亲。因为多年不见,周震壮着胆子走向前叫了一声“爸爸”,而父亲的反应却让他终身难忘。他说父亲当时把头扭到了一旁,并没有理睬他。看到父亲这样的反应,周震只好去别的桌卖槟榔。就在他转身离开时,父亲的朋友叫住了他,并让他与他们一起吃饭。后来,父亲的朋友卖下了周震所有的槟榔。

周震说:“他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。”但是,他却渴望再见父亲最后一面,他害怕自己一觉睡过去,就再也不能醒来。这个从小缺少父爱的男人,他的内心对父亲有着一种莫明的渴望。为了完成周震的心愿,周震的母亲带着记者和周震前往前夫的住所。但因为多年不联系,周震的母亲已经不太记得前夫的家了,她找错了几次,最终在小区邻居的指引下敲开了前夫的家门。

看到前妻的到来,周震的父亲很是惊讶。当他得知周震的情况后,却表现得很平静。他说他并不知道周震的病情,但32年前对于儿子,他是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的。当年周震所有的医疗开支,都是他支付的。儿子昏迷住院的四十多天,每天晚上都是他在细心陪护。他说那是他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期。记者问他:“你觉得40多天的陪护与32年的照顾那个更辛苦?”他沉默了。

此时, 周震就在一楼的车中,等待着与父亲的见面。他心中有很多话要跟父亲说,也有很多疑问想问父亲,他甚至希望父亲32年的不闻不问只是一个误会。可当父亲站在面前时,他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他跟父亲说,他并不是想从父亲这里得到经济上的帮助;他说他想让一切都成为过去;他说他希望父亲能去医院里看望他一次。父亲同意了他的请求。周震跟记者说,他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,对于过往,他只想放下。

三天后,周震在母亲的陪同时前往医院做透析,但父亲并没有出现。这让他有点失望。他希望在他下一次去医院时,父亲能够出现。不过,在周震的事迹被报道后,他却收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帮助。我们真心希望坚强善良的周震能一天天好起来。